<wbr id="xyrim"></wbr>

  1. 巴拉格宗
    nav nav

    西藏說唱藝術

    • 分類:文化藝術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15-12-02 00:00
    • 訪問量:40

    【概要描述】藏族人民在還沒有自己文字的遠古時代,就開始以口頭說唱的形式,藝術地反映自己的生活,抒發思想感情,傳授生產和生活經驗,表現審美觀念和藝術情趣。在藏族地區主要有以下一些民族說唱藝術品種:①嶺仲,即格薩爾說唱;②仲和仲魯,即說唱故事;③古爾魯即道歌;④堆巴和諧巴,即贊詞和祝頌;⑤百;⑥喇嘛瑪尼;⑦折嘎;⑧扎年彈唱;⑨夏;⑩藏語相聲繴;還有更小的如甲、蓋熱,等等。1、嶺仲在中國少數民族諸多史詩中,大約產生

    西藏說唱藝術

    【概要描述】藏族人民在還沒有自己文字的遠古時代,就開始以口頭說唱的形式,藝術地反映自己的生活,抒發思想感情,傳授生產和生活經驗,表現審美觀念和藝術情趣。在藏族地區主要有以下一些民族說唱藝術品種:①嶺仲,即格薩爾說唱;②仲和仲魯,即說唱故事;③古爾魯即道歌;④堆巴和諧巴,即贊詞和祝頌;⑤百;⑥喇嘛瑪尼;⑦折嘎;⑧扎年彈唱;⑨夏;⑩藏語相聲繴;還有更小的如甲、蓋熱,等等。1、嶺仲在中國少數民族諸多史詩中,大約產生

    • 分類:文化藝術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15-12-02 00:00
    • 訪問量:40
    詳情

      藏族人民在還沒有自己文字的遠古時代,就開始以口頭說唱的形式,藝術地反映自己的生活,抒發思想感情,傳授生產和生活經驗,表現審美觀念和藝術情趣。在藏族地區主要有以下一些民族說唱藝術品種:

    名族風情


    名族風情
     

     ?、賻X仲,即格薩爾說唱;②仲和仲魯,即說唱故事;③古爾魯即道歌;④堆巴和諧巴,即贊詞和祝頌;⑤百;⑥喇嘛瑪尼;⑦折嘎;⑧扎年彈唱;⑨夏;⑩藏語相聲繴;還有更小的如甲、蓋熱,等等。

      1、嶺仲

      在中國少數民族諸多史詩中,大約產生于11~13世紀之間藏族長篇說唱史詩《嶺仲》最為著名,歷史最悠久,流傳也最廣泛。這部史詩生動地再現了藏族古代史,尤其是部落斗爭史,它講的是藏族古代一個著名的英雄人物。在西藏,從農區到牧區,從城鎮到偏僻的地方,都有人能或多或少地講出格薩爾的一些故事來,更有眾多的說唱格薩爾的民間藝人。

      《嶺仲》這部說唱巨著通過古代嶺和霍爾等國的戰爭,真實地反映了吐蕃王朝崩潰后三四百年間西藏的割據混戰局面和當時老百姓水深水熱的生活境地。史詩描繪了格薩爾為了降服妖魔,抑強扶弱,使老百姓能過太平日子,來到人世。格薩爾一生進行了許多戰爭,但這些戰爭都是為了打退侵略者,是為自衛而戰。

      《嶺仲》在藝術上也是難得的,它刻畫了上百個人物,每個人物的性格都十分鮮明,形象栩栩如生。故事富有神話特色和浪漫主義色彩。語言上不僅采用夸張手法,而且描繪得十分細膩,整部說唱堪稱一座藏語語匯的寶庫。通篇盡是夾敘夾唱,大量的唱段用藏族人民喜聞樂見的“魯”體民歌形式,并集中了大量的藏族諺語和生動的比喻。實際上整部說唱史詩就是一部集史學、美學、語言學和演唱藝術于一身的巨著。

      《格薩爾王傳》藏族稱為“格薩爾仲”或“嶺仲”,即《格薩爾的故事》。它是一部在藏族人民群眾中廣泛流傳的、規模結構比較宏偉的英雄史詩。在藏族各地區都有專門說唱《嶺仲》的民間藝人,他們受到了廣大群眾的普遍歡迎和愛戴,被稱為“仲墾”,即說唱“格薩爾故事”者。他們有的會說幾部,有的會說十幾部,有的會說幾十部,一說便是幾天或幾十天,這是《嶺仲》流傳的主要形式。另外,還有不少手抄本和一些木刻本傳世。一部完整的《嶺仲"格薩爾》到底有多少部,至今還沒有一個準確的數字。

      《嶺仲》不但流行在藏族地區,而且流傳在國內的蒙古族、土家族地區,以及國外的蒙古人民共和國、蘇聯的布里亞特自治共和國等。當然,在這些地區或國家流傳的《格薩爾王傳》除有不少與藏族的《格薩爾王傳》相同以外,還有一些本地區、本民族的濃厚特色。

      2、仲和仲魯

      藏族對故事一般稱為“仲”,而對在講故事時所唱的歌叫“仲魯”,對說唱故事的藝人則稱為“仲巴”。藏族農牧區和城鎮群眾,平時非常喜歡聽優美的民間說唱故事。仲巴(說唱人)不僅有專門的說唱藝人,而且還有工匠、農民、牧民、巫師和喇嘛,有捻毛線的老婦,有年邁的長輩,也有年輕的孩子們?!爸俸椭亵敗卑ㄖ饕钥陬^流傳為主的民間故事,直接來自佛經的書面故事,格言注釋收錄的故事,有關西藏政教歷史的故事,人物傳記以及涉及西藏風物的歷史掌故,等等。

      3、古爾魯

      敦煌文獻中就有布德貢杰時期的“古爾魯”,證明當時在藏族社會中流行有“古爾魯”這種說唱藝術,而且從年代上來講,比《拉達克王統記》記載的吐蕃第十一代贊普德肖勒時出現了“魯”和“卓”之說要早的多。

      古爾魯最初發源于吐蕃第一代贊普立為“雪域六個嘎亞”部落之王的地方,即“天地之門、亞洲精華、雪山環繞、眾水源泉、山高水秀、物產豐富、居民智勇俱全、眾生繁衍生息”,人稱雅隆之地方。根據敦煌文獻記載,至遲在6世紀,古爾魯就作為語言交流使用,所以我們可以推斷,古爾魯最初在雅隆形成至今已有兩千余年的歷史。后來佛教傳入西藏后,佛教徒們利用“古爾魯”來宣傳佛教教義,致使民間的這一說唱藝術染上了宗教色彩,特別是自從噶舉派的喇嘛瑪爾巴、米拉日巴等以來,在噶舉派的師徒中古爾魯廣為流傳。15世紀,藏年墨如嘎整理、木刻了“尊者米拉日巴古爾魯”后,各教派的喇嘛、禪師、瑜伽修行者等創作的古爾魯藝術,形成了具有民間意義的古爾魯和具有宗教意義的古爾魯兩種支流,并遍及雪域東西南北中。

      隨著后來西藏社會的發展,出現了許許多多的較有影響的古爾魯專著,如《至尊多羅那他教言道情歌集》(1575~1633年)、《吉美旺布論教言古爾》(1728~1791年)、丹白準美著《報答父母之恩,為死者吟誦嘛尼之古爾央》(1717~1786年)、《修心古爾念梵天之聲》(1708~1757年)、格桑嘉措著《松古爾教誨》、熱強加布貢等著《教言道情歌集》(帕崩崗)、珠巴貢欽白嘎爾著《白蓮花金鋼歌集》、恰當強巴曲達著《六聚避世者自我解脫歌》等,其中最為突出和著名的則是《尊者米拉日巴松古爾魯》。

      米拉日巴的法號是協巴多吉,意為“笑金剛”,“笑”產生了米拉日巴的密教名字,他也經常會逗其他人發笑,他在向弟子日瓊巴介紹其生平時將此作為可以使人致笑的功德業。他解釋說自己的笑是艱苦修道的結果。米拉日巴名聲廣大,甄地方的佛教大師匝普巴甚是妒忌,便誘使其姘婦在米拉進食的酸奶里投入毒藥,米拉以他83歲的高齡(1123年)結束一生。米拉日巴對后世亦有頗大影響,在其逝世三百多年后,與其母同屬一個家族的赤巴欽王室后裔桑杰堅參(1452~1507年)自幼崇敬米拉,并以他為楷模潛心苦修,為擴張噶舉派的勢力,爭取信眾,不辭千辛萬苦,爬山涉水,甚至冒著生命危險奔走于西藏阿里、衛藏、達波、貢布等地,收集、整理編輯成一部完整的馳名中外的《尊者米拉日巴盛解古爾魯》說唱集。這完全可以說是西藏歷史上第一部說唱本,后來大量刻印,使米拉日巴古爾魯集共61章,長短古爾魯384首,其中有62首是米拉日巴的門人、信徒、施主和前來為害的“鬼神”等所說唱的歌,古爾魯散文與韻文并茂,記述了許多有趣的故事。

      隨著古爾魯說唱的進一步推廣,在西藏的歷史上出現了一系列說唱古爾魯的高僧大德,并著有一系列古爾魯,如馬爾巴(1012~1097年)之后有納洛巴(1016~1100年,噶舉派的印度祖師)、達波噶舉派的創始人達波拉杰(本名索朗仁青,1079~1153年)、尊者米拉日巴(1040~1123年)、日瓊巴(1084~1161年)、穹倉巴、瑪吉俄角、祥釋師、卓瓦滾布、達熱勛仁、強色"索朗堅贊、瑪吉仁瑪等。

      4、堆巴和諧巴

      6世紀初,聚居在西藏山南雅隆河谷的雅隆部落興起,先后兼并鄰近各部落,逐步統一西藏地方,到7世紀初,建立了強盛的吐蕃王朝。629年,藏王松贊干布繼任贊普之后,平息內亂,建都拉薩,創立文字,建立各種制度,鞏固了統一王朝,并求婚于尼婆羅和唐朝,聘娶赤尊公主和文成公主。西藏高原上隨著社會的發展出現了另兩種說唱藝術形式,那就是“堆巴諧巴”,即“贊詞祝頌”和“百”。

      有關“諧巴”的歷史記載,我們在《巴協》一書中就能看到藏王赤德松贊(815~857年)在桑耶寺建成后開光大典上所作的一段熱情洋溢的贊歌?!爸C巴”在民間也十分流行。僅就藏族舉行傳統婚禮時的諧巴來講,就有新郎贊詞、新娘贊、阿爸贊、阿媽贊、長輩贊、伴娘贊、媒人贊、房子贊、房門贊、房柱贊、臺階贊、房頂贊、經桿贊、桌子贊、瓷杯贊、酒壇贊、哈達贊、切瑪贊、彩箭贊、禮品贊、美酒贊、香茶贊、客人贊,等等。贊詞也是民間傳統的一種習俗說唱形式,它的內容包括歷史追敘、風土人情、衣食住行、各種人物等。諧巴要求對被贊美對象的歷史和現狀進行繪聲繪色的藝術表述。諧巴說唱分單口和群口,除了有一些固定的唱段之外,說唱者一般都能即興創作,所以這種說唱藝術的形式也給后來另一個西藏曲藝品種“折嘎”也帶來了很大的影響,不同的是折嘎藝人的說唱除了有這些諧巴外,還有如贊雪山、贊高原、贊草原、贊牧場、贊天神、贊主人、贊泉水、贊故鄉、贊父母、贊帳篷、贊戰刀、贊鳥獸、贊弓箭、贊戰馬、贊山河、贊親人、贊馬鞍、贊牛羊、贊山神、贊生活等內容。

      而堆巴也是那個時期形成的一種民間說唱藝術形式。它從藏民族的民謠和詩歌里脫穎而出,并形成了藏民族自己獨特的風格。祝頌的內容也十分豐富,其所涉及生活面也是極廣泛的,涉及達官貴人、活佛、高僧、長輩、親朋好友、人間事理、人文景觀、大自然、天文地理、現實生活、重要節慶日,等等。

      堆巴通常是以朗誦說唱形式,用優美流暢的韻文祝其未來興旺發達、前景美好。祝頌也分單口和群口或眾人表演,輔以相應的曲調渲染氣氛。

      5、百

      “百”是古代藏族士兵征戰和壯威歌。

      據《衛藏通志》記載:西藏地方的正規軍隊創建于1729年(清乾隆十七年)。在這以前西藏地方政府實行的是“向來分派,有戰事則調集為伍”的一種分派制度。在吐蕃王朝時期,整個西藏地區以拉薩為中心,組織了叫做“其如”(外翼)、“帕如”(中翼)、“朗如”(內翼)的三部分軍隊組織。藏王松贊干布為了更有力地控制整個高原,制定了行政區域和兵制。吐蕃的行政區域分為十八大地區,設立五個如欽,每個如欽分為上下分如,共計十個分如,每分如各有四千戶,加之衛隊一千戶,總共計五千戶,藏王親領大兵,戰勝了內外敵對勢力,不斷擴大領地,逐漸強盛起來。每當有戰事,土兵們在出征前進行祭天祀神的佛事活動,然后高聲說唱百而去參戰。百這種說唱形式從那個時候一直延續到今天。百的主要內容也都是表現古代士兵的出征或凱旋以后的戰斗情感,士兵們贊美自己手中的武器和英勇無比的精神。

      6、喇嘛瑪尼

      從喇嘛瑪尼的說唱本、唱腔、服裝和道具等各方面來看,喇嘛瑪尼是在宗教儀式的酬鬼娛神等各類不同的民間藝術土壤中形成的。在長期的歷史發展過程中,又經過無數民間說唱藝人和上層知識分子的努力革新、充實、提高,才形成今天這樣的藝術形式,有自己說唱書目和獨特的表演程式。

      說唱喇嘛瑪尼的民間藝人被稱為“喇嘛瑪尼娃”、“嘛呢巴”或“洛欽巴”(即善說者)。喇呢巴的起源要追溯到已接受蓮花生咒語的出家人。早在12世紀上半葉,白族的本頓杰崗巴達摩僧格受到了該族一名首領的嘲罵,此人詢問他是否為一名真言或奄嘛呢叭咪口牛(六字真言)的意中者,這是由于他獲得了蓮花生的奄嘛呢咪口牛的奧義。稍后不久,在八思巴赴蒙古旅行期間(約為1253~1260年),人稱悉達(事業成就者)噶瑪巴西(1204或1206~1283年,他曾于1255年赴蒙古旅行)就是一名嘛呢巴。噶瑪巴西實現了堅哇嘉措(蓮花生的一種變形)在修持奧義事業時五族荼加女告訴他們的應在所有集市都安排這種嘛呢的意愿,所有那些看見和聽到的人都將會受它們的降福。所以在發現了掘藏之后,法主娘(娘熱巴)尼瑪悅色(1136~1203年)及其弟子在街上傳這種嘛呢。其次,這種嘛呢從古如卻旺(1212~1273年)撰寫了多種嘛尼的時代起就得到了很大發展,此后,嘛呢巴的習慣便傳播開了。古如卻旺的傳說說唱本中敘述了他為了將其母領上宗教之路后怎樣在門上和灶上拴鈴以提醒母親念“嘛呢”,這種習俗我們今天在西藏許多地方仍然可以看到。

      古如卻旺本人的生平后來也成為嘛呢藝人的說唱本。

      唐東杰布(1385~1464年),14世紀后藏地區民間出現的傳奇性人物,喇嘛瑪尼和藏戲的改革者和創新者。正是他的努力,把“闐姆”等宗教儀式由寺廟引向民間。唐東杰布立志在雪域各條江河建造橋梁,為眾生謀利。他煞費苦心為營造鐵索橋募捐集資,并在這一活動中穿插進以佛“本生”的故事為主要內容的講唱經文和佛經故事,創新了一種民間說唱藝術“喇嘛瑪尼”。這種民間說唱藝術既不同于唱民歌,也不同于講故事,它與角色化的戲劇也不盡相同,它是一種宗教色彩較濃的說唱藝術,其表演形式是一個喇嘛或尼姑掛起用布帛或絲絹制成的繪有神佛本生和傳記連環圖像的卷軸畫,即喇嘛瑪尼唐卡,以固定的許多誦經調子演唱故事,在開頭、結尾和說唱句段中間,不時參插念誦嘛尼“六字真言”,說唱者手持鐵棍,指點一個個畫面說唱故事內容。

      喇嘛瑪尼產生于藏戲出現以前,其發展與宗教關系密切,同時在內容和形式上反映出來的宗教色彩也十分濃厚。喇嘛瑪尼的每一個說唱本與藏族人民當時的現實生活無不有著直接或間接的聯系,擁有眾多的聽眾,而這些說唱書目的文學本則擁有廣泛的讀者。

      說唱者大部為化緣僧或托缽僧,他們起著很重要的宗教和社會作用,其中一些嘛呢巴的名字聞名于世,特別是嘛呢巴洛系尼瑪由一些世俗信眾簇擁,在1669年的藏歷年期間向班禪喇嘛獻燈。在1674年、1675年和1669年間,班禪喇嘛定期在新年期間主持嘛呢巴和信徒們的大法會。

      1676年有些山僧(隱修僧)和嘛呢巴利用這種機會而“安排長壽的保證物”,該詞系指附有愿文的供品和吉祥贊歌。到了近代仍有一些嘛呢巴在社會上很有名氣。

      喇嘛瑪尼說唱書目總數近于20本,所有這些書目,從取材角度看可分為反映歷史傳說的《文成公主和尼泊爾公主》、《尊者米拉日巴》;根據民間故事改編的神話愛情故事《諾桑法王》;神話傳說《蘇吉尼瑪》、《索巴久王子》;兒童題材的《白瑪文巴》;直接取材于現實社會生活的《朗薩姑娘》;反映人情世態的《卓娃桑姆》、《頓月頓珠》;宗教故事《嘎瑪旺增還魂記》、《古如卻旺王子》、《赤美貢登》、《青頸鳥的故事》等。事實上傳統的八大藏戲劇本也早已是喇嘛瑪尼娃的說唱書目,今天的藏戲演出形式也進一步說明了這一點。

      7、折嘎

      “折嘎”本意是指在每逢新年佳節和喜慶盛會之際上門祝福唱贊頌詞的民間藝人。他們的社會地位很低,一般都手持五色棍,肩背假面具,懷揣大木碗到全藏各地進行乞討性的表演。他們口齒伶俐,語言優美,是一群不識字的作家;他們見到什么就說唱什么,想到什么就說什么;他們以一切社會生活為題材,說唱藏族人民的生活、勞動、愛情、斗爭、悲歡以及美好理想等。這些說唱藝人流動性很大,在西藏的任何地區都能見到他們,聽到他們的說唱。說唱時總是首先夸耀和解說他們的木棍、木碗、整個假面具,而后根據當時當地的不同情形進行表演。

      8、扎年彈唱

      扎年琴是一種歷史悠久的藏族彈撥樂器。在五世達賴喇嘛時期,由第巴"桑結嘉措著的《眼耳意之喜筵》中就清楚地記載了扎年琴的歷史和種類,琴弦的結構分指法和各種技法,并附有大量的日卡爾魯(宮庭樂)曲譜和扎年琴彈奏的文學樂譜。在大昭寺壁畫上我們也可以看到,早在1300多年以前藏王松贊干布十善法冊的宏偉慶祝場面中,就有三把扎年琴彈奏的情形。據《拉達克王統記》記載,“在很早時出現了星晨,而后出現了紅光,此后太子格曲時期,出現了四音現象及扎年”。

      藏語里扎年意為“悅耳動聽之聲”。扎年有八弦琴、十六弦琴、二十弦琴、六弦琴等種類,其中以六弦琴最為普遍,最為著稱,并廣泛流傳于西藏各地和其他藏區。琴身長約一米多,有六個旋扭,彈奏部大如人頭,包有羊皮及鞍子。扎年音色柔和悅耳,琴身輕便,走哪兒背哪兒,可以席地而坐,抱琴唱彈。在西藏扎年分部很廣,上部阿里三衛至中部地區的后藏,山南、拉薩、林芝地區及下部安多都可見到扎年。人們手持扎年弦琴,邊彈邊唱,說唱故鄉的美麗,慈祥的父母,人間的苦樂,扎木年琴的來歷等,地區之間演唱內容基本相同,但在彈奏風格上各有區別。

      9、夏

      “夏”從藏語字面可理解為“對唱歌謠”,或彼此對答吟誦互開玩笑的說詞,是在新年、婚禮、搬新房慶典和望果節時,至少有兩人相向對吟對誦或對唱對歌的一種說唱藝術。它主要流行在西藏昌都、林芝、山南、日喀則、阿里和拉薩等地區。

      夏的起源也可追溯到苯教時期吟唱謎歌的藝人們互相呤誦輪唱和主持婚禮的祭司們相對吟唱的祝頌贊詞。因為它主要流傳在民間,歷來不為官家和貴族上層所重視,表達也偏重世俗生活和娛樂調笑方面的內容,故而在佛教傳入并與苯教相結合而大為興盛起來后,它較少受到佛教思想的影響,而是循著自己的路子一直流傳至今。

      夏的表演形式十分靈活,一般都在“諧欽”(即西藏一種歌舞形式)舞的開頭、藏戲中間結尾、婚禮舉行時等,詞的規格大多在幾百句之間,是西藏的“魯”體。詞意通俗易懂,詞句朗朗上口,唱腔旋律性不強,多屬吟誦性。唱時音調低,聲音小,到高潮時聲音宏亮,十分有規律。一般分男女二組,每組單口群口都有,也有兩個男的相互對說對唱。表演多為站立面對說唱,同時手中揮舞著酒具如銀杯、銀碗等,或揮舞著吉祥彩箭。如果參加說唱的人比較多,男女兩組分兩邊排立,相向面對站著,一般由男組先說唱,接著由女組說唱。其說唱的語言樸素流暢,不尚浮詞艷語,結構鋪排寬展,不空洞虛渺,充滿濃郁生活氣息,同時說唱表演風趣幽默,插科打諢,相互逗笑,反映的內容豐富多彩,有對歷史的敘述,有對英雄的贊美,有對生活的祝福,有對長輩的尊敬,有對山水的贊頌,也有對具體的人和事的褒貶。

      10、藏語相聲

      藏語相聲是漢族相聲與西藏歷史悠久的說笑話和喜劇丑角表演的傳統相融合發展而成的一種新興曲藝品種。1959年西藏平息叛亂,進行轟轟烈烈的民主改革運動,為了宣傳中國共產黨的方針政策,拉薩東城區宣傳隊在借助藏語文內涵豐富的特點和藏族傳統“諧楷巴”(即逗笑者)表演傳統的基礎上,學習和借鑒內地相聲藝術的特點,首先編創和表演了藏語相聲“醉酒”,經正式演出后獲得了極大的成功,從此這一藝術形式得到了藏族群眾的歡迎,在古老的西藏高原上迅速傳播。

      二

      藏民族的說唱藝術以單人、雙人和多人表演的居多。其表演形態可歸納為說唱類、唱類、說類等幾種類型。說唱類曲種有說有唱,說唱結合,如仲魯(故事說唱)、嶺仲(格薩爾說唱)、藏語相聲、折嘎、扎年彈唱、百(將士壯威歌)、夏(對說對唱)等。唱類曲種以唱為主,間有少數說白連接唱詞,如古爾魯、喇嘛瑪尼等。在說唱類、唱類曲種中,又有不同表演形式。站唱形式的曲種有說有唱,運用道具結合形體動作進行表演,集說、唱、做于一體,如折嘎、藏語相聲、扎年彈唱、百、夏等;坐唱或坐唱與站唱結合的說唱類,有喇嘛瑪尼、嶺仲、仲魯等。也有站著走動表演說唱的,如折嘎、藏語相聲等。說類曲種只說不唱,說詞基本上都是韻文體,如祝頌詞等。但在說唱類中的曲種中有都是韻文體的,如折嘎,也有韻文體與散文體相間的,如仲魯、嶺仲、喇嘛瑪尼、藏語相聲等。

      藏族說唱的表演藝術在歷代典籍中很少提及,目前見到的最早文字是13世紀人烏堅嶺巴發現的《五部遺教》中《國王遺教》的記載:“在獨一無二的君主聶赤贊普生活時,就出現了神仙宗教(指苯教)、說唱故事和謎語故事?!?4世紀薩迦派僧人索南堅贊的著作《西藏王統世系明鑒》在闡述了從象雄引進的苯教特征之后說:“所有人(苯教徒)”都擊鈴鼓,說唱藝人支配了它,并操縱之。

      過去,在藏族地區多在農村、草場或城鎮街道上、家庭婚禮上、節慶集會上、貿易集市上作流動演唱。有時由貴族官員和寺廟高僧邀進莊園官邸、寺院演唱。民國年間部分曲種進入茶館或酒館演唱。特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西藏和平解放后,說唱藝術正式搬上舞臺。演出場地的改進和漢族曲藝的傳入和影響,帶來了表演藝術、演出形式的發展。參與表演的人數由一二人發展到多人,演出形式由坐唱、站唱、走動著唱發展到表演唱,如仲魯《尼曲桑布的故事》;說唱方式也由單人說唱、對說對唱擴充到伴唱、輪流說唱、多重說唱、群口說唱,表演上也增加了一些符合情節需要的形體動作,如折嘎、嶺仲、扎年彈唱、喇嘛瑪尼等。

      藏族的說唱藝術表演在其長期發展過程中經過歷代藝人積極借鑒、吸收和融匯各種姊妹藝術,包括其他兄弟民族曲藝和其他藝術的形式,不斷充實完善。所借鑒者主要是各地的民族戲曲、民間音樂、舞蹈等。其中互相影響最為顯著的是民族戲曲,主要為藏戲。如喇嘛瑪尼、嶺仲、折嘎、藏語相聲、古爾魯、百、夏、祝頌贊詞等,與藏戲互為借鑒吸收和交融發展。特別在西藏和平解放以來,一方面漢族曲藝如相聲、快板等傳入西藏,為藏族藝術家所吸收、運用和發展,演變為藏語相聲、藏語快板;另一方面,新一代說唱演員也將歌曲演唱的發聲方法和表演技巧結合到傳統說唱的演唱之中,還借鑒運用了話劇、歌劇、舞劇、民族舞蹈等藝術中的某些表演手法。這種借鑒、吸收更加豐富了表演藝術的表現力。藏族說唱藝術不僅具有傳統曲藝表演的一般特點,如一人講解說唱或一個扮演多角,進進出出,虛虛實實,按本表演與即興表演相結合等,而且具有藏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主要體現在語言運用和音樂唱腔的民族化、地方化方面。藏民族地方語言也較為復雜,僅西藏區內不僅有衛藏、康巴、安多三大方言,而且在同一方言區內各地又有各自的方言土語。說唱演員的吐字、咬字,常常突出當地的方言語音。音樂方面,一些由藏族民歌、風俗歌曲、宗教音樂發展而來的說唱類,如喇嘛瑪尼、折嘎、仲魯、嶺仲、古爾魯、扎年彈唱等,其音樂唱腔既反映了濃厚的宗教特色,又反映了藏區各地的地方色彩。一些演員在演唱時,又大都吸收當地山歌、牧歌、勞動歌舞和宗教器樂、民間器樂的演唱演奏風格,在吟唱、用腔中也吸收當時民歌、宗教音樂和地方戲曲(藏戲)的養料,追求適合于當地觀眾的口味。即使像藏語相聲、藏語快板等少數內地流入的曲種,經藏族說唱演員的民族化、地方化的創造和發展,其表演藝術也形成了強烈、鮮明的民族風格特色。

      藏族說唱藝術種類較多,語音復雜,各個曲種以其流行地域、演唱內容、表演形式、所受影響不同而具有不同的表演風格。比如喇嘛瑪尼和古爾魯,因演唱的內容多為佛經故事或佛旨教義,其表演風格頗為莊嚴、肅穆和神秘;扎年彈唱和折嘎的表演藝術就顯然輕松活潑,詼諧有趣;仲魯、嶺仲和藏語相聲因反映眾多的長篇故事或廣闊的現實生活,其藝術表演也就顯得豐富多彩,既有粗獷激越的,也有柔和細膩的,又有熱烈歡快的,更有深情纏綿的。多種不同藝術風格的曲種構成了藏族說唱表演的多樣性。

      藏族唱類的表演形式、類種大體上有坐唱、站唱、走唱三種;說類曲種主要靠說表;另外,有些曲種進入舞臺后,在演員人數安排、部位和姿態處理、舞臺調度方面,往往靈活運用,自由設計,出現一些較為特殊的表演形式。如扎年彈唱,除單人站唱外,還有群口站唱、群口坐唱、站坐結合的彈唱、群彈、群跳等形式。群口站唱者,男演員多人,或女演員多人,或男女演員各等多人,每人站著,手持扎年琴,全體或各人輪流,或各二人、三人輪流自彈、自唱、自跳。群口坐唱者,男演員多人,或女演員多人,或男女演員等多人,全部坐著,手持扎年琴,全體或各人輪流,或各二人、三人輪流,都自彈自唱,間或腳和手穿插小的表演動作。站坐結合的群唱、彈唱、群跳者,一排女演員坐著,一排男演員站于女演員的后面,全部同時自彈、自唱、自跳,或男女輪流群口彈唱跳,站唱者邊唱邊彈做動作,并走小隊形,編排一定的畫面,形成載歌載舞的表演形式。還如嶺仲,由五六個男演員穿戴著格薩爾大王及其將領的盔飾鎧甲,有扮演格薩爾王者領說領唱,其他演員或坐于舞臺一側的樂隊伴說伴唱,一邊講解著劇情,一邊由扮演者出場走動表演,有的是兩人對著走唱表演。

      坐著表演的有如喇嘛瑪尼。民間說唱藝人每到一處,先選擇好說唱的理想場地,如村頭的大樹下,寺院的大門口,或麥場的麥垛前等,然后把今天所要說唱的故事唐卡畫鋪開掛好,在唐卡畫中心位置畫著的菩薩像前面擺好供燈、供水、供品等。說唱的準備工作就緒后,先吹海螺通知和吸引聽眾,等圍上來的人達到預期的數目時,藝人自己在唐卡畫的一側席地而坐,手持細鐵棍,點著唐卡畫上的人物開始說唱。其唱腔旋律來自誦經曲調,似說似誦,似吟似唱,無伴奏,音樂起伏不大。在說唱故事的情節中間,反復不斷地誦唱六字真言“瑪尼”。說唱仲魯時,藝人席地而坐,往往手里都干著捻毛線等家務小活計。演唱古爾魯,高僧大德一般都是坐在卡墊上看著經書吟唱,以搖鼗伴奏,其音樂旋律也是誦經曲調。說唱嶺仲時,首先有一個準備階段,神授藝人手撥佛珠,閉目靜坐,讓思想集中到《格薩爾》上來,然后開始祈禱;有些藝人是先掛起格薩爾唐卡,在唐卡前煨桑;有些藝人是先戴特制的格薩爾帽子,認為這樣格薩爾故事就會自然降入頭腦之中;有的藝人在說唱前左手托帽,右手指點,說唱介紹帽子的來歷、形狀、飾物及其象征意義,然后再戴在頭上開始說唱史詩故事。吟誦藝人,先要攤開格薩爾說唱經文本;圓光藝人,首先要設一神壇,以迎請“雍珠瑪”神諭,借助銅鏡看到格薩爾故事的經書,進行說唱。扎年彈唱、喇嘛瑪尼等,也發展成多人群口坐唱,同時又發展了站唱、走唱、表演唱等形式。

      這些坐唱形式,表演者主要以說唱的語言、聲調、唱腔、情感、節奏、儀式等,配以面部表情來刻畫人物,表達故事,從而吸引和感染聽眾,有時適當配合少量的形體動作;樂器主要起伴奏作用,還用手拍節奏,渲染氣氛。少數說唱藝術的樂器也可當道具使用,如古爾魯的鼗鼓。

      總之,藏族說唱藝術是傳統的民族藝術瑰寶,了解它的歷史沿革,將有助于更好地發展我區的曲藝事業。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

    手機二維碼

    手機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

    微信公眾號

    版權所有:云南文產香格里拉市巴拉格宗旅游開發有限公司   網站建設: 中企動力 昆明 滇ICP備15005559號-1 滇公網安備 53342102000040號

    军训被教官进入,性饥渴的老妇教我玩她,大香j蕉75久久精品免费

    <wbr id="xyrim"></wbr>